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物 >
焦新帅篆刻
发布时间:2021-03-05    来源:河南印社    浏览:2092


焦新帅,别署乾堂,篆刻师从谷松章先生,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书法篆刻专业。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河南印社社委会委员,河南书协篆刻专业委员会委员,河南青年书协理事,鹤壁市书协副主席,青少年书法杂志社编辑,北京人文大学、江西省书协培训中心特聘教师。

 

作品曾获:首届“王安石奖”全国书法篆刻展优秀奖、“百年西泠﹒翰墨春秋”西泠印社诗书画印篆刻单项奖、朵云轩首届全国青年篆刻展一等奖、第三届“王羲之奖”全国书法篆刻展优秀奖、全国当代鸟虫书篆刻展优秀奖、首届“华佗杯”全国书法篆刻展一等奖、首届“吴昌硕国际艺术奖”二等奖,首届“青田印石杯”二等奖、“翰墨中原”河南省第二届书法篆刻展优秀奖、河南省首届篆书展优秀奖、河南省首届青年篆刻展一等奖、河南省第四、五、六届篆刻展优秀奖、第二届“弄潮杯”全国篆刻展三等奖、第四届“弄潮杯”金石题跋展一等奖、2019国家艺术基金青年艺术创作人才资助项目。

 

作品参加:全国第六、七、八届篆刻艺术展、全国第三届青年书法篆刻展、全国第七届新人新作展、全国第三届草书展等。

 

出版作品集:《焦新帅篆刻心经》《焦新帅篆刻廿四诗品》《焦新帅篆刻集》

 


篆刻    格物致知    2020年

 

终日乾乾

 

我的篆刻生涯发轫于初中一年级的篆刻兴趣课,自此乐在其中,不知倦也。十五岁赴郑求学,经娄红卫老师引荐,幸列冠玉堂谷松章先生门下。此后的每一寸进步都离不开恩师的教诲。

 

距上本册子《焦新帅篆刻廿四诗品》付梓,迄今已八年有余,因个人缘故,这几年亦未再印“名片”。去岁冬,容浩然先生嘱我治一组《圣贤语录》印章,并帮我汇集成册,又蒙李刚田先生厚爱题写书名,才有了这一本作业供师友检阅。

 

我的斋号“乾堂”乃书法老师娄红卫先生所赐,意引《周易•乾》:“君子终日乾乾,夕惕若厉,无咎。”先生期许我自强不息,勤奋刻苦。此亦吾之座右铭,日日自省,不敢或忘。(摘自《焦新帅篆刻集》后记)


篆刻    鼓瑟吹笙    2020年


这本册子由《圣贤语录》和《东坡赏心十六乐事》两组印章组成,组印的创作难度系数较大,因要避免重复感和单调性,故吾之创作风格略显“宽泛”。习印之路,初由黟山黄士陵入手,后受谷松章老师影响,对汉玉印和鸟虫篆产生浓厚兴趣。这几种印风在审美上均属雅逸古厚、静穆端庄之路,颇有共通之处。

 

“印宗秦汉”乃元人吾丘衍面对秦汉之后印章创作日渐衰落之颓势,而提出重宗秦汉之号召,自此被奉为学印正统的“四字箴言”。清吴云《钱胡印谱•序》有云:“尝谓印章之有秦汉,犹文章有六经也。为文者必本六经,作印者必宗秦汉,其旨一也。”这也是我从黟山式印风上追秦汉之缘由。

 

己亥六月,鉴印山房、冠玉堂工作室于龙子湖畔落成,得大师兄孙辉厚爱,也为我提供一个可追随两位老师的栖息场所。两位老师对篆刻理论及玺印吉金的研究都可谓当代印坛的领军人物,“印外求印”更是每一个篆刻家不可绕开的课题。
 

篆刻    满招损谦受益    2020年

 


篆刻    不畏浮云遮望眼    2019年

 

篆刻印章之外的金石文字,对一个篆刻作者来说至关重要。历代印坛名宿,概莫能外。1887年前后,黄牧甫进入广雅书局校书堂,其学印之路由清人上溯秦、汉,不论古玺、秦汉印,抑或魏晋六朝之印,皆悉心追摹,汲取神髓。此乃其印艺历程之分水岭。概言之,若无此阶段的磨炼,黄牧甫篆刻艺术的价值与意义要逊色得多。先贤若此,遑论我辈?

 

篆刻    仁者寿    2020年
 

生于中原,置身龙子湖畔,幸见诸多玺印金石,更可亲聆恩师讲学。惟躬自前行,于秦汉金石玺印之中汲取养分,莫失初心,方有所成。前路漫漫,吾将上下而求索,终日乾乾。

 


篆刻    闻过则喜    2020年

 


篆刻    谁家碑额仆盘螭    2020年

 


篆刻    养心莫善于寡欲    2020年

 

 

篆刻    动思礼行思义    2020年

 


题跋    秦封泥《穰丞之印》    2020年

 

新见秦封泥《穰丞之印》,前谱未录,传陕西华阴岳庙双泉村京师仓遗址所出,该址为武帝粮仓,未见量具和粮食出土,曾出砖瓦、陶范、兵器、钱币等,封泥之出则从未有闻,同出者有秦宛丞之印、下邽和汉锻师言事。又见泥团,下大上小,下平上尖,无异食之窝头,重量与所见封泥相仿,或抑封泥之属。庚子夏月乾堂记。

 


书法    折扇    2020年

 


题跋    《东汉荥阳铭文陶灶》    2020年

 

《东汉荥阳铭文陶灶》。  西汉时期为我国丧葬文明之繁盛期,因此汉代墓葬则出土随葬品异常丰富。此灶台亦为汉时之明器耳,汉时人对灶台极为重视,汉《释名宫室》有载:“灶者,生养之本。”汉代崇尚事死如事生,陶灶常与陶仓一起随葬,成为丧葬明器之核心器物,亦为两汉时期人之思想观念与精神世界之重要载体。


此灶得于荥阳,湿刻而就,上有铭文“荥阳两千石子”六字,应为东汉之物也。铭文字口锋颖如新,浑厚古茂,雄朴多姿,线条纤细婉转,体态遒劲,流畅飘逸,圆融之中尽显端庄方正,纤而能厚,可见汉代篆书雅正雄强之气息也。庚子冬月于龙子湖畔,乾堂记。


 

题跋 《汉长相思乐毋相忘铭文符合青铜带钩》 2020年

 

带钩乃古人所系腰带之挂钩,常见多为青铜所铸造,零星可见金印玉质。精美带钩亦为彰显身份之象征。此物为符合带钩,一侧铸有阳文“长相思乐毋相忘”七字铭文,字迹上下部各有凸起之销钉,另一半则有对应之阴文,当两部分合为一起则严丝合缝,文字与销钉亦为固定之用。整器构思巧妙,造型精致,工艺精湛。因此物与古之兵符相似,故称此形制带钩为符合钩。

 

汉江都王刘非之陵园妃子陪葬区曾出土“长毋相忘”四字铭文带钩,视应若定情信物也,古人对情感之表达寄托于各式信物中。此枚可分可合,内藏相思话语之物古典浪漫情怀尽出,新帅记。

 


题跋    《乾堂古欢》    2019年

© 2021 美术网 备案号:京ICP备2021012837号-3

美术网联系方式:010-81515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