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化
尽在楼台烟雨中
发布时间:2021-03-03    来源:李毅峰    浏览:817

袁耀《山水通景》

袁耀《通景》评析

 一
 
袁耀是生活于十七至十八世纪期间的画家,其以工细精谨的山水楼阁界画在清代山水画坛独树一帜。但因史载资料甚少,以致在“四王”山水统治画坛之际“不为时人所重”,未能得到公允的评估。

袁耀其名最早见诸史载者系乾隆时无名氏所编《画人补遗》一书的袁江条目之中:“……(袁江)有子名曜,山水楼阁尚能守家法”。“曜”与“耀”通。光绪初年成书的汪鋆《扬州画苑录》亦只记录了袁耀的字与籍贯:“袁耀,字昭道,江都人。”江都在今江苏扬州附近,此外,李斗的《扬州画舫录》有他于乾隆九年应邀为山西临汾贺君昭建亭台的记载。袁耀在当时算不上文人画家,诗文撰记皆无传世,画史记载简略,而传世绘画作品因款题只有干支纪年,致使对他的活动时代亦多有疑阙。

就袁耀署款绘画作品的年代考察,最早的作品为清乾隆四年(公元1739)的《雪蕉双鹤图轴》(广东省博物馆藏),最晚止于乾隆四十五年(公元1780)的《阿房宫图》(南京博物院藏)。因此,袁耀的活动期间大约可限在康熙后期至乾隆间。


袁耀《山水通景》第一联


这幅《山水通景》八联的首联上方题有“癸亥仲冬,邗上袁耀画”字样,“癸亥”系干支纪年,因无皇帝年号,所以成画年代应跨其活动期间的六十年,即乾隆八年(公元1743)与嘉庆八年(公元1803)。袁耀的这幅作品因流传民间,与他的其它作品一样,未见诸著作。故具体确定作品年代,只能从其作品加以分析。

从袁耀此作的山石皴染,用笔变化及作品神韵上分析,似应为乾隆八年所作。又《画人补遗》尝载其“山水楼阁尚能守家法”,袁耀为袁江之子,以《通景》的画法和风格看,与袁江的山水楼台近似,亦与乾隆八年左右袁氏的其它作品近似。

此外,据传说材料,袁耀一生中有很长一段时间同袁江一起在山西太原尉家作画,而乾隆十二年以后,在他传世之作中没有类似《通景》描绘江南家乡风景的作品。因而是否可以推断此时他已离开了家乡。北方的山水质感与江南秀山丽水的差异使这幅作品同乾隆三、四十年所作显出一定的差距。

袁耀的绘画直接受其父袁江的传授和指点,“山水楼阁,尚能守家法”,同时,他汲取了宋元明工笔山水楼阁画的优良传统,并融以已意,独具面目。

史载袁江绘画“初学仇十洲”,而明仇英“摹唐宋人画皆能夺真”。其大青绿山水,精工艳丽而秀雅,沉静庄重。袁江敷彩,皆能于工细秀雅中存有雄伟崇高的气势,大有北宋后期院体画中复古派的大青绿山水韵味,但又有所提高,减弱了青绿的色调,使整体画面更简淡,更统一。

袁耀的山水画同袁江一样得到仇英以及宋人山水传统技法。他保留了明人的秀雅,又去掉了艳丽,因而显得更加沉静和庄重。明代山水精谨一派从松干树枝的勾勒、坡石和皴染等处理方法到山石与林木、人物与亭台的相间呼应等也在袁耀的作品中有所沿袭,尤其充满了宋人状物写实的精神。


袁耀《山水通景》 第五联


袁耀的这幅通景八联都是从近景铺衍开来,渐次向上展开,山水楼台也渐远渐淡,至画面二分之一或三分之二处,消失于天际。近景一般多画树石水岸,山石用笔以写意法,浓淡变化丰富。由于山石皴笔不多,染色偶留赭底,适可表现石质的光润雅净。画树染色用淡青,隔江远岸以茂密的桃花点缀,似是江南早春时分,一派浓浓的水光山色。画上部留出的大片虚空,或岸上隐约着长林远村,或有烟霭层峰横列展开,空而不虚,极为辽阔。

这种画面的处理揉合了宋人处理山峦、元人处理河岸的画法。若将八联联成一起,则突出地显示出作者构思绵密、气势阔伟的绘画意识和山水一般的豁达胸襟。

图中重楼叠阁的绘制极为精细,线条粗细均匀,挺劲。栋梁楹桷,阑槔牖户,虽线如毫发,然皆杂而不乱,合乎规矩绳墨,它与简略而率意的山石勾勒形成用笔上的对比。各场景中的人物姿态也各尽其妙,十分生动地反映出太平盛世江南人民的生活,使这幅通景和元明以降常见的山水境界完全异样。


袁耀《山水通景》 第六联


袁耀的艺术成就突出表现在以下二方面:

一是山水画与界画的有机结合。古人画建筑物须用界笔、直尺等工具来绘制。因此,以建筑物为主体的画又称界画。在中国山水画史上,它是一个支流。元代陶宗仪的《缀耕录》将纵使办好为十三科,其中有“界画楼台”一项。汤后《画鉴·画论》称:“世俗论画者,必曰画有十三科,山水打头,界画打底,故人以界画为易事。”

史载绘于纸绢上的早期界画均无实物传世,但在敦煌壁画和唐代墓室壁画中仍可看出。宋元以后,“文人画”的盛行,界画地位遭贬。明清之时,擅长界画之人更是凤毛麟角。袁耀在这样情况下,在继承唐宋界画传统的同时,把山水画中这一画科重新振兴起来。

他将古人比较单调的楼台亭阁绘画巧妙地安置于山水莽原之中,或为山石江流怀抱,或为乔木云霞遮掩,楼外有山,山外有楼,绵绵延延,浑为一体。不仅线条的粗细、缓急、曲直得到协调的对比,尤其赋色一改唐宋呆板而单调的色彩关系,取山石树木为基调,平静而恬淡。古人画楼阁,未有不写花木相间树石掩映者。以花木树石之浓淡、大小、深浅以分出楼阁之近远。


袁耀《山水通景》 第七联

袁耀也正利用了这一经验,近、中、远景中皆树木郁郁,花草丛丛,宛如蓬莱仙境。元代饶自然《绘宗十二忌》曾道出界画之难:“界画虽未科,然重叠阁,方寸之间向背分明,桷连拱接,而不杂乱,合乎规矩绳墨,此最为难。”

其二,在山重水复琼楼玉宇的楼台山水画中描绘江南的市俗生活是袁耀此画的又一杰出之处。

对市俗生活的细心观察和描绘是宋代画家所为擅长的。它主要是表现下层人民的思想情感和生活。袁耀长期生活于民间,对市农工商人物活动比较熟悉。这八联通景中,布置了庄园、田园、码头,又于其中安排了众多的生活、生产场面。


袁耀《山水通景》 第八联

如第三联所绘似为一庄园,园外皆农户。近景一人捞鱼,一人捣衣,庭院中一牖敞开,少妇与小儿正在纺线,右侧茶馆中有人对饮闲叙。庄园门口,园仆携子寒喧送客,是一幅生活味道十足的庄园图。又第四联描绘的码头,岸边停泊着舟船,桅杆林立。河中有的货船正在行驶,有的正在靠岸卸货。岸上,有进行贸易的商贾,有货栈,有卖玩具的货郎。抱小孩,饮酒的,散步的,看书的亦各尽其态,较完整的组织构成了与山水和谐的画面。对这些人物的活动刻划,不仅是作为山水配景的一般点缀,它侧面地表现出康乾盛世经济的繁荣与人民生活的祥和。

在清代“四王”山水统治的时期,已有不少画家把眼光投向民间,对现实生活进行谨密的观察和描绘,具体展示这个历时期的社会动态和人民生活状况。袁耀则把这种展示同山水楼阁结合起来,使本来寂静的山水因有人物的活动而显露出勃勃生机。因此,从这方面讲,袁耀不逊于当时的现实主义画家,他绘画构成的空间,已经又把反映社会生活带回到山水云霞之中了。                 

首席艺术顾问:徐庆平、王子忠    艺术顾问:舒乃仁、郝京凤、柯杨稳、曾迎春、张嘉东、王勇、李毅峰

法律顾问:王晓欣    责任编辑:卞山、党飞    编辑:吴佳楠   美术编辑:徐远   主办单位:中国书画家联谊会青少年分会

© 2021 美术网 备案号:京ICP备2021012837号-3

中国书画家联谊会联系方式:北京海淀紫竹院南路17号4号楼2楼,010-62268780、81515158